如果“黑色技术”再次出现,活体的新技术能取代3D结构光吗?

用飞行时间3D超感应技术取代苹果主导的3D结构光需要勇气和技术积累。 用飞行时间3D超感应技术取代苹果主导的3D结构光需要勇气和技术积累。 是的,vivo再次展示了“黑色技术”。 进入2018年后,vivo的“肌肉伸缩”之路有点坎坷。 在不到六个月的时间里,vivo已经连续展示并大规模生产了许多可以称为“黑色技术”的技术,包括屏幕指纹、升降摄像机、屏幕发声、SIP封装的音频模块等。 6月27日,在上海举行的MWCS会议上,vivo展示了另一种领先的行业“武器”——飞行时间3D超感应技术 什么是飞行时间三维超感应技术?飞行时间在英语中是飞行时间,直接翻译为“飞行时间”。其原理是适应特殊发射器发射的调制近红外光。红外光在遇到人或物体后被反射回接收器,通过测量这个过程所需的时间差形成立体视觉。 活体显示的飞行时间3D超感应技术包括300,000个可用这种方法测量的有效深度信息点。将这些数据结合在一起,理论上可以获得拍摄物体的准确深度信息,从而为高精度三维人脸识别提供数据基础。 众所周知,飞行时间3D超感应技术并不是第一个应用于智能手机的3D人脸识别技术。去年11月推出的苹果手机上的人脸识别系统也是3D人脸识别系统,但其背后的技术是3D结构光 3D结构光的原理是使用点阵投影仪向待测物体发射结构光点。光点阵列击中人脸,然后被反射回红外透镜。通过分析光信号的变化,可以获得高精度的三维点云数据。 这张照片来自英国。根据苹果的数据,苹果电脑的3D结构光可以达到百万分之一的安全等级。这个数字不仅使得基于前RGB镜头和安卓手机上常用人工智能算法的2D人脸识别远远落后,而且远远高于传统指纹识别的百万分之一的安全级别。 有了这种安全性,苹果公司理所当然地用面部识别(Face ID)取代了触摸识别(Touch ID),面部识别不仅用于解锁手机,还用于支付更高的安全要求。 问题就在这里。既然行业领导者苹果已经打开了3D结构光的头,而Face ID的速度和安全性能都非常出色,为什么vivo需要做TOF 3D超感应技术呢?在TOF 3D超感应技术相对于3D结构光的3点优势会议上,Vivo主要强调了3点TOF 3D超感应技术相对于3D结构光的优势。 首先,有很多有效的深度信息 如上所述,vivo的TOF 3D超感应技术包含300,000个可用于测距的有效深度信息点,而只有30,000个苹果手机X被DOE衍射,这已经是目前DOE衍射所能达到的最高数量。 理论上,具有更有效深度信息点的TOF 3D超感应技术可以获得比3D结构光更好的图像质量和细节 也正是由于安全性的大幅提高,vivo宣布与微信开展了深入的技术合作。目前,TOF 3D过敏技术已经成功支持微信人脸识别支付,并将于2018年下半年投入商业使用,这意味着TOF 3D过敏技术的安全水平已经达到支付标准。 毕竟,无论是vivo还是微信都不敢对支付安全粗心大意。 第二是工作距离长 由于结构光本身的限制,目前最长的工作距离只能达到1米左右,而活体显示的TOF 3D超感应技术可以达到至少3米的测量距离。 对于面部解锁,1米和3米在体验上不会有任何不同,但是更长的工作距离意味着TOF 3D超感应技术可以应用于更多场景。 据vivo官方介绍,TOF 3D超感应技术将在四大领域领先:解锁/支付人脸、3D摄影(人体/面部美容)、3D建模和3D可视化体验(如3D屏幕) 例如,通过使用TOP 3D超感应技术获得的全身3D数据,并结合AR技术,未来用户可以远程虚拟在线试穿衣服,以避免购买衣服后尺寸不合适。 飞行时间三维超感应技术也可以与磁共振体感游戏相结合。通过快速、高精度的实时建模和活体3D屏幕,用户可以更真实地“沉浸”在虚拟游戏中。 此外,当拍摄照片时,基于3D建模,可以执行诸如脸部收缩、照明和模糊的修改。 飞行时间3D超感应技术远远超出了未来的想象空。在即将到来的增强现实时代,高精度、长工作距离的TOF 3D超感应技术可以让手机“了解”现实世界,为更深层次的增强现实应用提供数据基础。 此外,据说苹果公司也在考虑在后置摄像头上增加类似的飞行时间3D超感应技术。目的当然是ARKit。考虑到飞行时间三维超感应技术的巨大潜力,不难理解。 第三个优点是体积小 为了保证识别精度,3D结构光的投影仪和接收器需要保持一定的距离,即所谓的基线。苹果电脑上的3D结构光需要大约25毫米。目前,安卓阵营的计划甚至更长。结果,3D结构光模块通常更长。 反映在产品中,除非3D结构光被像查找X这样的特殊提升结构隐藏,否则3D结构光将不可避免地导致“大爆炸” 相比之下,飞行时间模块的基线几乎为零,它可以做得非常小,从而为手机设计师留出更多的空间来玩空并提供消除刘海的可能性。 选择飞行时间3D超感应技术作为手机行业的基准是一个困难的决定。苹果公司的每一项主要技术选择都会深刻影响其他手机制造商。 在大多数情况下,当苹果选择一条技术路线时,其他手机制造商通常会选择“跟随”而不是“找到另一条路”。 因此,当vivo在3D成像的重要技术点选择绕过苹果主导的3D结构光,代之以tof 3D超感应技术时,这实际上是一件具有高风险因素的不寻常的事情。 “一开始,内部仍有压力,因为这项技术的投资很大。体内飞行时间三维超诱导技术组件的成本高于许多中央处理器。如果这些昂贵的东西被扔向了错误的方向呢?它不仅影响产品,而且浪费公司资源,不给消费者带来任何价值,这将是不可估量的损失。 “vivo软件部门负责人刘旭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当然,vivo在早期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,敢于在飞行时间技术应用中“找到另一种方法”。 2017年3月,vivo开始注意到结构光和飞行时间技术在手机3D技术中的价值,并立即开始研究和跟踪这两种技术。 直到2017年12月,也就是苹果手机X正式发布一个月后,vivo决定选择TOF技术,这在当时并没有受到太多关注,但前景广阔。 在选择飞行时间后的6个月内,vivo在飞行时间技术上投入了更多的研发精力,克服了业界公认的温度漂移和精度问题,使得飞行时间3D超感应技术能够在这个MWCS正式对外展示。 在采访中,活体软件部门负责人刘旭东说,“对于飞行时间来说,最困难的事情是识别身份。如何用强大的技术和漂亮的外观做好工作是最困难的事情。” “从现场展示的手机vivo判断,TOF 3D超感应技术的硬件模块在体积上仍然相对较大,但刘旭东透露,这种设计在未来的大规模生产机器中不会被采用,目前vivo已经在内部做出了小得多的解决方案 TOF将于今年大规模生产。它与屏幕指纹没有冲突,并且类似于今年早些时候vivo展示的技术,例如屏幕指纹和摄像头。飞行时间3D超感应技术将不会是一个“PPT”,但很快会以产品的形式满足用户。 vivo称TOF 3D过敏技术已经“准备大规模生产”,第一部配备该技术的Vivo手机将在今年年底前正式推出。 至于大家都关心的TOF 3D超感应技术是否会与vivo今年上半年推出并已发展到第三代的屏幕指纹技术相冲突,vivo软件部门负责人刘旭东也在采访中给出了自己的看法。 刘旭东认为,“从技术角度来看,屏幕指纹解锁技术和活体飞行时间三维超导技术是两种独立的技术;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,每个用户对产品的需求是不同的。用户对指纹解锁仍然有很强的需求。这两个要求并不冲突。 “至于后续产品的活体匹配屏幕指纹和飞行时间3D过敏技术,我们只能等待产品稍后发布。 可以肯定的是,在飞行时间3D超感应技术的祝福下,今年下半年的活体手机将更值得期待。 X20 Plus屏幕、APEX概念机和NEX之后,vivo的“大动作”将在2018年下半年继续。 小米的应用软件可以购买彩票

发表评论